这一年多,「冥想」对我的帮助非常大。主要体现在:

  1. 减少了我的「痛苦」。
  2. 降低了我的「焦虑」。
  3. 提高了我的「专注力」。

另外,从实际行动层面:

  1. 我开始了我的博客,尽管目前有价值的内容还不是很多。
  2. 我开始真正使用 Github 。

翻了翻邮箱,我曾经在三年前与 ZH 、 LM 两位老师多次谈过我的痛苦和焦虑,见 附一:关于痛苦的一些信件摘录 。今年我的状态明显好了很多。

我想在这篇文章里, 简单谈一谈「冥想」 。本着对读者负责的态度,有几点需要说明的:

  1. 本篇文章只是我个人小小的分享。
  2. 我个人真正「实践冥想」只是近一年左右的事情,我还是一个初学者,所分享的内容仅限于我 个人的感悟和理解
  3. 我不是「利益相关者」,我的分享只是因为 它对我有帮助 ,也希望对你有帮助。
  4. 有关冥想、以及其疗效的严谨学术研究并不多。 1
  5. 不过呢,关于人体的奥秘,目前还有非常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。

不妨先做一个 「1 分钟」的小实验

  1. 找个位置坐下(也许你此刻正在坐着)。
  2. 在手机上设一个「1 分钟」的闹钟。
  3. 闭上眼睛, 将自己的念头专注于呼吸
  4. 「什么都别做,别去控制呼吸,也不要想用什么特殊的方式呼吸。只要观察现在的状况,不管状况如何。吸气的时候,你只是意识到,这股气进来了;呼气的时候,你只是意识到,这股气出去了。而等你不再专注,思绪开始在回忆和幻想中游荡的时候,你只是意识到:现在我的思绪不在呼吸上了。」 2
  5. 闹钟响起,实验结束。

通过这个小实验你会发现什么?

至少对我而言,我在刚开始做冥想练习的时候,我 很难将自己的念头只专注于呼吸 。有很多的杂念不断的从我的思绪中飘过,我无法控制我的念头,就连简单的将念头只专注于呼吸都无法控制。

但是后来,通过一次又一次的练习,以及简单的技巧,我发现自己「专注于呼吸」的控制能力在不断加强。

什么类型的人适合冥想?

我想聊一下我的个人背景,因为「痛苦」,我曾经希望通过阅读来给「痛苦的根源」、以及如何「消除痛苦」寻找答案。我看佛经,看圣经,看论语,看道德经,看曾国藩、尼采、叔本华等等,他们在不同方面给予了我启发,但简单说,对我而言, 也就是知道了一些文字、语言上的概念而已 。王阳明说「知行合一」,可是很多事物和道理我知道了,就是无法践行。有人说是因为我知的太浅,可是我又怎样能够知的不浅呢?很多书告诉我, 要专注,是啊,我当然知道要专注,我也很想专注,可很多时候我就是做不到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自制力差;为什么自己总是拖延;为什么总是胡思乱想;为什么总是焦虑。

直到我接触了冥想(正念)。它是一项非常简单的「运动」,也有人说是「休息」 3 。不过,我想说, 字面意思一点都不重要 ,重要的是,通过这项简单的小小的「行动」,它给自身带来的实质上的改变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回想起来, 我从小就是一个不够专注、自制力差的人 。小时候沉迷于网络游戏,暑假作业总是拖到假期最后两天才做,做点什么事情总是三分钟热度,等等。这也许跟家庭教育有点关系。有一些受过良好家庭教育的孩子,做事有规划,执行力强,能够抗拒各种诱惑,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从小就受到了很好的「正念训练」。我的个人看法是, 「正念训练」没有什么神奇、玄妙的地方。一个受过一段时间枯燥乏味的,比如说「写字」、「弹钢琴」等等练习的人,实际上很有可能都在不知不觉中练习了自身的「专注能力」,锻炼了自身的「正念」

如果你跟我一样,从小并没有受过类似的训练,感觉自己专注能力差,时常感到焦虑和痛苦,也许你可以试一试练习冥想。当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式去修心,比如有的人通过跑步,有的人通过写字,有的人通过念诵经书等等,也许都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。只不过,我的看法是, 冥想是最简单的修心方法

为什么说「冥想是最简单的修心方法」?

  1. 无论任何时间、任何地点都可以进行练习。
  2. 不需要借助任何外部工具。

另外,做「冥想」这件事没有任何负担。此话怎讲?我尝试过一段时间跑步,跑步能够使我愉悦,但是因为各种原因,比如有点儿累、天气不好(丽江的雨季是很漫长的)等等,就不跑了,不跑之后呢,就中断了。中断之后也许很久都没再跑步。

但是冥想不一样。说来惭愧,我在 4 月 17 日的一篇博文 《恢复锻炼,站桩日志》 中谈到,要恢复锻炼,连续 100 天站桩(站桩在我看来也是冥想的一种姿势),可实际上我根本就做不到。

不过呢,跟跑步不同的是,当我想要去站桩的时候,我随时可以去站桩,没有额外的负担。就算我一周都没有站桩了,我突然有一天感到心烦意乱,那么我首先想到的是,我要站桩去了。通过将念头专注于一呼一吸之间,这会让我的内心感到平静。根据我自己的记录,从 4 月 17 日至今,我断断续续站了 61 次,平均大概每 3 天一次。本篇文章也算是对自己这半年的站桩体验做个小结吧。

怎样冥想?

上文中,「1 分钟的小实验」已经说了一个很简单的方法,即「专注于呼吸」。这里我分享一下我个人的训练技巧—— 数呼吸 。我一般先用手机定一个半小时的闹钟,然后开始冥想,将自己的念头专注于呼吸,开始数呼吸。一呼一吸,心中默默的数 1 ,再一呼一吸,数 2 ,这样子继续。

一个方法是: 从 1 数到 10 ,再从 1 数到 10 ,如此循环。

还有一个方法是: 从 1 一直数到结束。

我自己的感悟如下:

  1. 在我不知道数呼吸的方法之前,我尝试过「假睡」,或者任由自己胡思乱想,这两种方式根本做不到平静自己的内心。并且, 我明显的感觉到时间非常的难熬,只想着尽早结束,事实上有好几次我也真的就直接结束了
  2. 数呼吸的方法我是在《正念的奇迹》中得到的启发。在刚开始使用这个技巧的初期,我不断地重复从 1 数到 10 , 然后莫名其妙,思绪就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。等我意识到的时候,我又重新开始从 1 数到 10 。这种感觉很有意思,我自以为能够专注的做「从 1 数到 10 」这件简单的事,可实际上,我无法控制我的思绪往别处想,就连数到哪儿都忘了。
  3. 经过一段时期的锻炼之后,冥想半个小时对我而言算是比较轻松的事儿了,没有了「想要尽快结束」这个念头。思绪还是时不时会往别处想,但我很快就能意识到。

关于冥想的姿势

提到冥想,很多人也许首先想到的是打坐。关于打坐的姿势,以及注意事项,自己上网搜吧,选一个自己感觉舒服的姿势就可以了。我打坐的次数不多,就不多说了。

前文有提到,我一般都是站桩,这是机缘巧合跟一位老师学的。关于站桩,网上也能搜的到相关资料。有一段时间,我差不多有一个月每天长时间的坐在电脑前,导致腰酸、脊椎疼。直到有一天实在受不了了,才去站桩。站了三天,慢慢就恢复了。我刚开始练习站桩的时候,很难坚持,腿抖得厉害,臂膀酸痛,一度想要中断。也许刚开始打坐也会有类似的症状,腿麻,浑身不舒服。 可是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,那种不舒适感会慢慢的消失。

我在初期,每次站桩都是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了才会去站。现在站桩对我而言,反倒是练习正念的一种方式。

关于冥想和正念的区别

在我看来,没什么区别,只是同一件事的两种不同的叫法而已。但是冥想呢,似乎是需要刻意去做的一件事,比如「我要去冥想了」,正念的含义感觉上就更宽泛一些。有「每时每刻都保持正念」这样的说法,如果说「每时每刻都保持冥想」就感觉有些奇怪了。

语言的表达是有局限性的,我们都知道「痛苦」是什么,可是你真的能把「痛苦」这样的心理状态解释清楚么?我们只是知道,此时此刻,这样的感觉是痛苦。同样,当你感受到了「正念」,你也就会知道,哦,这就是正念。当你胡思乱想、心烦意乱、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,你就会知道,哦,我失去了正念。

结束语

正巧,最近翻了一本书叫《今日简史》,有意思的是该书的作者在最后一章也谈到了「正念对他产生的好处」。

就摘录他书中的两段话作为结束吧:

我在青少年时期有许多烦恼,心静不下来,觉得整个世界莫名其妙,对于人生的种种大问题也都找不到答案。特别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有诸多苦痛充斥着整个世界,充斥着我的生活,也不知道自己对此可以做些什么。不论是身边的人或是读到的书,讲的都是一些精心虚构的故事:关于神和天堂的宗教神话,关于祖国和历史使命的民族主义,关于爱情和冒险的浪漫神话,还有那套说着经济增长、消费能让我开心的资本主义神话。虽然我当时已经能够意识到这一切可能都是虚构的,但还是不知道怎样找出真相。

……

我从观察自己呼吸所学到的第一件事是:虽然我读了那么多书,在大学上了那么多课,但对自己的心智几乎一无所知,而且根本没什么办法控制心智。无论我怎么努力,还是会想到别的事情,专心观察气息如何进出鼻孔的时间怎样也撑不过10秒。多年来我一直以为自己就是我人生的主宰,是我个人品牌的首席执行官,但禅修不过短短几小时,就足以证明我对自己几乎没有任何控制的能力。我非但不是首席执行官,就连当个看门的也不太够格。虽然我只是站在自己身体的大门(鼻孔)旁,观察一下有什么进来、有什么出去,但没一会儿我就擅离职守了。那真的是一次让我大开眼界的经历。

附一:关于痛苦的一些信件摘录

ZH 、LM 是我 14 至 15 年在深圳工作期间,我的两位老板,同时也是我的兄长和老师。那是我第一次,也是唯一一次从事 IT 相关的工作,他们给予了我很多工作和学习上的帮助。从深圳离职,回到丽江后,给他们写过几封信。重新翻阅当时的信件,15 至 17 年间,我多次处于焦虑和痛苦当中。以下摘录些许片段:

2015 年 6 月 15 日 - 反思了几件事

焦虑、着急、痛苦、浮躁,这种循环的情绪这些年一直困扰着我,在公司的时候一样,回到白沙这边也一样。不过在这儿的好处是可以到自然中走走,中和一下负面情绪。而在深圳的时候,我常感到无从释放。为什么会这样?也许是因为挫败感大于成就感吧,长期如此,能力达不到自己的期望。一无所有、一无所长同样令我痛苦。更痛苦的是,我无法明确(不够坚定,总是质疑)自己真正想要擅长什么,真正想要什么。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的所思所想所学,一直处于玩票的性质,思考的,根本就不是实际的问题。这里看看,那里看看,好像是看了很多,实际上接触的仅仅都只是九牛一毛。当初没上大学是我个人决定的,家人非常失望,尤其是我父亲,好像总有一种无形的压力,就是如果我没有任何建树,那么就证明我当时的选择是错误的。我也因此而始终没有放弃,但同时又一直焦虑着。

2015 年 7 月 4 日 - 近况

我听说、以及在网上看到,很多顶尖学校毕业的,到欧美去了,一流学校毕业的到大城市去了,似乎都在往更高处爬,都在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,至于最高点在哪儿,我不知道。这是我最近思考的一个问题。城市越发展,经济越繁荣,生活理应更轻松,但现实是,越大的城市,生活节奏和压力反倒越大。这是我的一个疑问。还有一个疑问是,科技进步给予人幸福了吗?对于这两个疑问,即使否定,结果也必然是不断发展和进步的。我想,人与人的追求不同,关键还是得知足吧,烦恼往往来源于欲求得不到满足。

2015 年 9 月 21 日 - 关于痛苦

查看了一下,上次收到 LM 老师的回信是 7 月 26 日,距今快两个月了,而距我上次给你们写信也有两个半月了。这段时间,经历了一些事情,自己一直被痛苦的阴霾困扰着,喝了很多很多的酒,也因此一直没有给你们写信。 7、8 月份是旅舍的旺季,有点儿忙,到 9 月份就闲下来了。即便喝酒,很多话也找不到人去交流。可以喝酒的人很多,但是能有共同语言的就很少很少了。有些话可以对你们说,如果你们愿意倾听,对我而言是多么荣幸的事啊!

先说说为何而痛苦?我醒悟到,活着本身就是操蛋的痛苦的,这是不可避免的,而我前段时间一直在痛苦的寻找痛苦的根源。

2015 年 9 月 27 日 - 谈谈志向

亲爱的 ZH 老师、 LM 老师:

你们好!中秋节快乐!

这一封信接上一封未说完的,我想与你们聊聊我的志向。

前阵子读了一本书,《朱子学提纲》,朱子说道:“学者须以立志为本”,他还说:“世间千歧万路,圣人为甚不向别路去,只向这一路来,志是心之深处”,“读不记,熟读可记。义不精,细思可精。惟有志不立,直是无着手处“。如上封信所说,当时的自己正在痛苦中,而这几句话,更是直击了内心的痛处!

……

我与你们说这些,是希望与你们分享我的改变和喜悦。在上封信中也提到,你们愿意倾听,对我而言是非常荣幸的事!这个改变源于我明确了自己对世界和对个人的认识,即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必然是痛苦的,一切美好都来自于痛苦的消亡,痛苦的消亡需要反抗。我希望在这个痛苦的人世中创造一点美好的东西。这些话听上去比较扯淡,但对我个人而言,它给予我信念,并充满了力量。就好像一切都有了一个终极答案——反抗痛苦(例如,人为什么活着?活着的意义是什么?就是为了反抗痛苦。)。正如 ZH 老师所言,它是我的亚历山大之剑,也将是我的人生信条。回首往昔,从 10 岁开始,我就长期被各种痛苦困扰着,而我至今还能怀有一颗希望的心,也正是在不断的反抗。这似乎是自然而然的,只是我现在更能理解痛苦,正视痛苦,不再觉得痛苦有多么可怕了!就像此刻,我与你们谈论我的志向,“达不成”对我而言也不算可怕的事了,痛苦是必然的,只能反抗。

2017 年 1 月 20 日 - 抱歉!年前无法赴约去深圳了!

亲爱的 H 哥、 M 哥:

你们好! 许久没怎么联系了,不知近来可好?

H 哥前些日子邀我年前到深圳小聚,我考虑了很久,这次还是不过去了。我这两个月几乎每天都在喝酒,目前已经形成了严重的酒精依赖,不喝酒就睡不着觉,精神状态恐怕不太好。在旅舍应付各种朋友聚会,尽管当时是把酒言欢,事后多少有点儿身心疲惫。还好是在乡下,没有多大的外界压力,当我想到,要是走进大城市面对人群,内心还是会感到焦虑、恐慌。所以,很抱歉,这次不能赴约前往了。来日方长,我一直都记挂着两位兄长,另寻他日我再登门拜访。

我将在 25 日乘坐火车回老家,见见家人,处理一些事情,计划在老家休养几日。

其他事儿,也不知说什么好(脑子有点儿乱),就这么结尾吧。

预祝春节愉快!祝一切安好!

贤民

附二:其他值得看的资料


  1. 正念冥想是否被过度炒作了 - BBC 英伦网 ↩︎

  2. 本段摘自《今日简史》第 21 章——重新认识自己:人类心智的奥秘 ↩︎

  3. 精力记录与科学休息法 - 少数派 ↩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