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了,2021

再过几个月,我将年满 30 周岁。在 30 周岁前,也就是 2021 年,我了结了一个在脑海中萦绕了很久的念想——骑着自行车去流浪,去了一些想去的地方,做了一些想做的事儿,这算是送给自己 30 周岁的礼物吧。

行程概要

从 2021 年 4 月 26 日出发,到 10 月 24 日返程,历时半年,途经云南、西藏、四川、甘肃、青海,累计行程约有 5000 公里。这趟行程,我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只是有几条想走的路线,有几个想去的地方,但没有具体的计划,走到哪儿算哪儿。起初,我没有想过自己是否会返回丽江,这个我工作生活了八年的地方。我不想有任何的牵绊,我希望自己是以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在世间流浪。所以我把我的狗带上了,它叫卡卡,六岁。我很难想象,如果把它丢下,我是否会在路上时常牵挂它,我只能把它带上。现在看来,这是多么明智的决定,它一路上给了我许多帮助,为这趟行程增添了许多欢乐,我俩也一起共同缔造了许多美好的回忆。

此次行程共有七个阶段:

  1. 从丽江出发,过金沙江到维西县,沿澜沧江北上,翻越徳贡公路到丙中洛,沿怒江北上,走丙察察到察隅,再到然乌,与 318 国道会合。
  2. 之后,我并没有选择从 318 去拉萨,而是坐上了好友圆圆的车到了芒康。从芒康经贡觉县北上到了国道 317 ,再从 317 出了西藏,经江达、德格,抵达甘孜县,在甘孜县修整数日。
  3. 从甘孜县往东,经炉霍、马尔康,再往北到红原,穿过若尔盖草原,到朗姆寺镇,修整数日。
  4. 从朗姆寺镇,经夏河县进入青海,到同仁,坐上了好友茜茜的车,经西宁、乌兰、德令哈、柴旦木,抵达敦煌,在敦煌修整数日。
  5. 原本想从敦煌进入新疆,因疫情原因作罢。告别好友,从敦煌出发,沿着河西走廊一路往东,经玉门、嘉峪关、高台,到张掖。
  6. 从张掖一路往南,走 227 国道,翻越祁连山,经西宁、贵德,进入果洛藏族自治州,经玛沁、甘德,到达达日县,在达日县修整数日。
  7. 从达日继续往南,经班玛、色达、新龙、理塘,抵达稻城,在稻城坐上兄长老杨的车,返回出发地——丽江。

当我写下以上文字,难免会有一些感慨,那些大江、雪山、草原、戈壁,经过的小镇、县城,可爱的人们,还有我与卡卡的种种经历,好像真实发生过,又仿佛是梦境、幻觉。

Github action 自动部署博客测试

本篇博文用于测试 GitHub action 。 使用 https://github.com/peaceiris/actions-hugo 。 当源文件项目有更新时,将自动生成网页。 那么,这样就可以方便的通过手机更新博客了。

别了, 2020!

(又是迟到的总结,大体内容在 1 月初就写好了。只是拖延症太严重,一直拖到今天才发到博客上……)

2020 年,相信对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都是非同寻常的一年。我个人其实经历的要少的多,也许是在小地方的缘故,既不在前线,地方上的疫情也不严重。除了 1 月底开始封锁的那一个月,我呆在院子里哪儿都没去,此后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影响。可以说是非常幸运了。

我的 2020 年阅读总结

回顾 2020 年的阅读,并没有做很好的梳理。因为琐事繁多,没能有计划的进行主题阅读。算是 2020 年的一大缺憾。

以下列出我在 2020 年读过的好书。

重返江南

1

摄于良渚遗址 - 2020 年 6 月

我和我弟

摄于良渚遗址 - 2020 年 6 月

有两年多没去大城市,也有好些年没见过弟弟了,他还是那么瘦,脸上洋溢着充满阳光的笑容。是啊!想想我俩所走的不同的道路,尽管出生在不那么幸福的家庭,他所经历的比我可要顺利的多。即便只相差两岁,我俩的个性却截然不同。他比我专注,学业稳定,考入名牌大学,毕业后找一份好工作也就顺理成章。多年未见,他还是老样子,也许我也还是老样子,相见无需多言,还是那个熟悉的兄弟,七分相像,三分的不同,却引向各自迥异的命运。

英语学习总结( 2020 年 5 月 )

又是一篇迟到的总结。上一次总结是在: 英语学习总结(2019年上半年)

回顾了一下上一次的总结。怎么说呢,目前最大的问题依然还是:缺少输出。尽管自己偶尔会去记点笔记,也偶尔会去把日志翻译成英文,但是做的太少了,收效甚微。做的少的理由,无非就是不太舒服。

就好似登山:不经常登山的人,登一小段路就累了,累了就想休息。走的越快,累的也越快,休息的越久就越不想继续前行。擅于登山的人,一般都有自己的节奏,既不快也不慢,以一种平稳的姿态前行。如果能够享受过程,也就无关意志力什么事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