抵达独龙江那天正好是教师节。中间有个小插曲,为了看更好的风景,我们走的是坑坑洼洼的老路,走到中途,被告知前方塌方,过不去,只得原路返程走新修的隧道。在乡镇的一家宾馆安顿好,到附近的饭馆觅食。凡是带有“独龙”俩字的东西,都很贵,比如独龙牛、独龙鱼、独龙鸡。我们一样没点,就点了几份小菜。在这个地方开店的,基本都不是独龙族人。

教师节活动

教师节活动

独龙牛

独龙牛

我们四人吃完晚饭,在街上闲逛,乡政府中心的小学正在举办教师节的庆祝活动。在怒江,有很多内地来的支教老师,这些老师为这个地区的新一代孩子传播了现代化知识。我们站在桥上,远眺学校的操场举办的活动,踢踏舞,流行歌曲。他们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遥远。这是一个现代化的小镇。独龙江,在公路修通、隧道打通以后,就已经没有那么神秘了。

第二天我们去寻访纹面女1。关于独龙族的纹面女,网上资料不少,央视也拍过纪录片。我们从镇上出发驱车北上,经过一个个村子边走边问,终于遇上一位带着孩子、怀孕的妇女,她说他们村子里有一位纹面女。我们载上她们母子俩带我们进村。她先去交涉。这户人家有点儿排外。纹面女的女婿说,这几年有些游客,随意拍照,把他岳母吓到了,走了给几个面包,一点点零钱。后面的话他没说,但我理解他想表达的意思,就像被施舍一样,感觉不到丝毫的尊重,我真替那些人感到羞愧。纹面女和她的女儿不会说普通话,与她们交流就只能通过这位女婿和带我们来的那位妇女。我们与他们沟通后,达成约定,我们一人出50元,四人总计200元,到他们家拜访、交流、拍照。

当我们进屋的时候,纹面老奶奶已经坐在里屋靠墙的位置,她的女儿在生火,熟练的烤上几个小土豆,女婿给我们一人沏了一杯茶。坐下闲聊,他们的房子是由政府运送进来的材料,然后由他们自己搬运、出力盖的。都是统一的风格。生活来源依旧只是靠种地,女婿有时候会在周边打零工。经济状况不是很好,从屋里的设施也能够看的出来,相当简陋。如果他们有些商业头脑,像很多旅游区做的那样,在路边摆个招牌,比如,“进村寻找纹面女”,拍照一人收个 50 块钱,这对他们而言无疑是很大的收入来源了。是他们不懂得这么去做,还是不屑于这么去做呢?我不知道。我的心情既矛盾,又复杂。我只是一个过客。女婿和那位妇女都有微信,互相加了好友,拍了几张照。我们又要重新上路了。

计划去月亮瀑布,查到资料说那儿有个界碑,徒步过去就是缅甸,到缅甸境内还有独龙族的村子。无奈,车开到中途路断了,整个路基彻底塌了,短时间内不可能修好。带着遗憾离开了独龙江。

后来在网上看到新闻,就在我们离开后不久,独龙江景区暂停对外开放两年,封闭期间禁止游客入境。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