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到老姆登,这个地方是沿怒江北上的大部分游客都会停留的一个村子。

对老姆登有些许失落,到处盖起了方方正正的三四层小楼。这属于当地政府为村民脱贫(提升政绩)的一部分,有一项政策是政府为村民免息贷款盖楼,建小院,做成农家乐。现在的老姆登旅游主要以接待旅行团为主,团队住在这里,点上几份小菜,吃些当地散养的家禽,享受一下乡村生活。听住店的老板娘说,现在到这儿来的背包客已经很少了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里村民的生活条件比过去要好的多。与很多旅游区一样,一旦出名了,对于像我们这样的游客来讲,就觉得缺了些它们本来的味道。这是当地人向往现代化,和游客们渴望逃离现代化之间,不可调和的矛盾。

离老姆登不远的知子罗,是四十多年前怒江的州府,是当时怒江流域的政治、经济、军事和文化中心。后因各种原因1,州府迁址,县城迁址,这座城也就废弃了,附近的农民搬了进来。

比较幸运的是,废城知子罗差不多还保留着当初的原貌。它又被称作记忆之城。记忆中的标语,记忆中毛主席的画像,记忆中六七十年代的小城模样。曾经的县图书馆现在被改成了“怒族博物馆”,我们去的时候在修建,还没有开放。我们在“怒江博物馆”前的广场上遇到的小柯。

系列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