驶入怒江州

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出国会以这样的方式。没有护照,没有边境通行证,就这样走出中缅边境的国门散了个步。对面就是缅甸的国门,但是我们无法过去。远处是缅甸的村庄,难免会产生好奇,国门那边的人生活是怎样的呢?他们是否会中文?他们使用的生活用品是 “made in china” 吗?没机会接触。

从六库到片马口岸,看似不远,实则都是弯弯曲曲的盘山公路。翻过片马风雪垭口,一路下坡,一天就仿佛经历了四季。沿路都属于高黎贡自然保护区,奇怪的大树,美丽的山谷尽收眼底。鲜少有村庄,片马也就是一个偏远的小镇,有两个纪念馆,一个是驼峰航线纪念馆,还有一个是抗英纪念馆。估计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级领导前来参观了,我们参观的时候环境卫生比较一般。片马小镇的主街上有不少宾馆,随便找了一家便宜的住了一宿。

晚上喝酒,喝多了,躺下就睡着。住的是标间,只有两张床,我主动打地铺睡在地上。我有好一阵子没有出远门了,重新踏上旅途,一切那么的陌生,可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又那么的熟悉。总会有这样的错觉,旅途中所遇到的人啊,这些生活在边境上的人啊,好像是远离了繁华,远离了喧嚣,远离了斗争,生活简单而规律,而我呢,只是一个过客罢了。

天空开了一道口子

缅甸国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