怒江的壮丽山河

写在前面: 这篇怒江游记是我最近刚从草稿中翻出来的。此次怒江之行是在2017年的9月,而文稿的完成时间是在10月份。当时文稿整理完成后,觉得自己的文字实在对不起这个美丽的地方,再加之一大部分照片的丢失(丢失的原因实在是自己太大意),心情有点儿沮丧,也就没有再发布到网上。幸好我没有把这些文字稿删除,重新翻阅当时的记录,对我个人而言,也算是美好的回忆吧。 ——2018.04

离开怒江已经有三天了。回想起出发时,我和老刘的计划是准备走丙察察进藏的,却被大流沙赶了回来,多少会有些许遗憾。从丽江出发的第一天,我俩直奔怒江州的首府六库1。在六库先接上从腾冲乘坐客运班车过来的小陆同志,紧接着就前往片马边境。第二天到老姆登,在老姆登住了一晚。第三天在废城知子罗遇上了小柯,接下来的怒江之行就都是我们四个人。

四个人

一行四人

老刘,我们的老司机。今年七月份我俩才认识,一见如故,酒鬼都有这种直觉。他跟我是同行,在西双版纳开客栈,不好好守店,经常开着车在路上跑,网名行者。他的精力令人钦佩,前一天我俩还因为喝酒睡的很晚,他第二天照样精神满满的开车。

小柯,在大理人民路上卖银,顺便带学生的手工艺老师。起初,看他样貌,听他声音,我们都以为他很年轻。后来如果不是亲眼看过他的身份证,谁也不会想到他的年龄跟老刘差不了多少。

小陆,如果没被老刘捡了的话,他也许还在和顺卖翡翠。他是我们当中唯一的党员,鉴于他一路上很好的践行了为人民服务的精神,我们亲切的称他为小陆同志。

四次路不通

被大流沙堵住了去路

  1. 从亚坪到边境 31 号界碑,路太泥泞,车轮打滑上不去。
  2. 在独龙江,通往月亮大瀑布的路断了。
  3. 丙中洛到察瓦龙的路被大流沙堵住了。
  4. 丙中洛到德钦的路断了。

亚坪在修路,估计到明年就很好跑了。去往独龙江的路修的相当好,都铺上了沥青。丙中洛到察瓦龙的路也还在修,根据云南境内修好的情况来看,简直就像是高速路面,西藏境内则进展缓慢,还是泥土路,但也不难走,只是在大流沙那个地方经常发生泥石流,如果要保证常年畅通,估计得修一座桥绕过去。整个怒江的生命线,从六库到丙中洛,不难走,但时常有发生车祸,毕竟路比较窄。一路上两旁的很多建筑都做了拆除的标记,听说要在未来两年内拓宽整修,如果真开始动工了,将有一段时间没那么好走了(据刚从怒江回来的朋友说,这条生命线已经开始动工了。2018.04)。但是还有一条丙中洛到德钦的路,我们这次出行也是运气不好,出发前一周下了几场大雨,很多地方路断了。最后只能原路返程。

前方的路塌了

怒江的壮丽山河

波涛汹涌的怒江

2017 年 9 月。这个月份并不是最好的月份,雨季没有完全的过去,天气以多云、阴天为主,时不时会下雨,风景必然有所影响。这一路北上,有多座雪山,尽管我们一座也没能瞧见,但是怒江的壮丽山河已经足够让我们一饱眼福。通往边境的几条支线,片马、亚坪、独龙江,是我们此行的亮点。

从怒江回来,由于我要开始准备旅舍十一黄金周的接待工作,文字、图片、视频的整理一直拖到了十一结束之后。感谢老刘——我们唯一的老司机,感谢小陆还有小柯,这是一趟愉快的旅程。

公路下的山谷

怒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