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念日

今天是正念日。早上7点的闹钟响起,起床,洗漱,煮上一锅粥,站桩半个小时,吃早饭。吃完早饭,开始收拾房间。随意乱放的衣物整理到衣柜,把脏了的衣物洗净晾晒。没用的纸盒垃圾一并丢弃。最后,用抹布把整个房间擦一遍。有的时候状态不佳、杂念丛生,打扫的过程中会感有些许烦躁,但完成整个过程,看到自己收拾整齐的房间,至少会有小小的成就感。这是我个人的修行。

怒江行记(五)——探秘独龙江

抵达独龙江那天正好是教师节。中间有个小插曲,为了看更好的风景,我们走的是坑坑洼洼的老路,走到中途,被告知前方塌方,过不去,只得原路返程走新修的隧道。在乡镇的一家宾馆安顿好,到附近的饭馆觅食。凡是带有“独龙”俩字的东西,都很贵,比如独龙牛、独龙鱼、独龙鸡。我们一样没点,就点了几份小菜。在这个地方开店的,基本都不是独龙族人。

怒江行记(四)——原始森林亚坪

走进原始森林

走进原始森林

离开老姆登,我们按计划去往亚坪。关于亚坪这个地方,在网上都很难找到足够多的信息。上了省道,过一座大桥,就到了边防检查站。我们到检查站时,前面是一辆当地车,后备箱载满了货物,应该是在城里采购了物资返回村里。这辆车正在被两位官兵开箱检查货物。这条通往亚坪的路被称作“亚坪边贸线”,曾经繁华的时候,主要是从缅甸运送木材从这条线入境,如今这里一切木材生意都被禁止了。官兵们一是检查木材,二是检查毒品。过了这个检查站,再过了亚坪乡,直接就能进入缅甸,也就是说,这个检查站是边境的最后一道关卡。

怒江行记(二)——第一次走出国门

驶入怒江州

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出国会以这样的方式。没有护照,没有边境通行证,就这样走出中缅边境的国门散了个步。对面就是缅甸的国门,但是我们无法过去。远处是缅甸的村庄,难免会产生好奇,国门那边的人生活是怎样的呢?他们是否会中文?他们使用的生活用品是 “made in china” 吗?没机会接触。

怒江行记(一)——写在前面

怒江的壮丽山河

写在前面: 这篇怒江游记是我最近刚从草稿中翻出来的。此次怒江之行是在2017年的9月,而文稿的完成时间是在10月份。当时文稿整理完成后,觉得自己的文字实在对不起这个美丽的地方,再加之一大部分照片的丢失(丢失的原因实在是自己太大意),心情有点儿沮丧,也就没有再发布到网上。幸好我没有把这些文字稿删除,重新翻阅当时的记录,对我个人而言,也算是美好的回忆吧。 ——2018.04

从丽江到重庆

这两年最常去的一个城市——重庆,因为她在那儿。上周又去了一趟重庆,她腹痛,在医院检查出畸胎瘤1 ,需要做手术切除,我到医院陪她。我抵达医院是手术完成后的第二天,她在病床上躺着,身上插着监护仪还有导尿管,很虚弱,什么也不能吃。手术完成的很顺利,对卵巢的伤害不是很严重。在手术前,她的父亲和医院签了协议,这个手术如果进展的不顺利,有可能需要切除卵巢,算是比较幸运,这并没有发生。她当天去的医院,当天检查出畸胎瘤,当天就做了手术,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。很遗憾,我没能第一时间陪伴在她的身边。两个人身处异地,相隔 1000 公里,距离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当她需要我的时候,我不能及时的出现。我还记得那晚等待她父亲回复消息——关于她手术完成的情况——那4个小时的煎熬,比预计手术时间晚了2个小时,我只能茫然的盯着手机屏幕。晚上失眠,凌晨三点多醒来,一早前往机场,飞去重庆,这一次是到医院陪她。